枉死的食材:最惨死法,莫过于在垃圾场里面对生命的尽头

在外用餐时邻桌妈妈与小孩间互动引起我的关注,

类似对话重複数回。

不只我,别桌也开始 「关心」这家人的饮食状况。

母亲下了最后通碟:「怎幺可以这幺浪费,至少把肉吃掉,再不吃平板没收!」

莫约三十分后母子离席。

撇头看过去,除了主菜及部份配料被汤匙翻挖的痕迹,整份定食套餐几乎完好如初,妈妈碗中则剩下不少米饭。「好浪费啊…」心想着。

其实自已也不过是简单外出觅食,没料到别人家用餐状况竟让我心烦好一阵子。看着服务生清理桌面,端着一大盘没吃完的食物往餐厅后头走去,饭菜最终大概也是落得全数被扔进垃圾桶的下场。

这是比较夸张的情形,但平时东剩一口西剩一口的状况并不稀奇。究竟每人、每餐、每天、经年累月下来有多少食物就这样硬生生被糟踏?

这还是前头看得到的部份,把场景搬到后方厨房,是否有食材因碰撞、虫食、用不到等因素直接被丢弃?在顾客眼前精雕细琢的佳餚,像是大小一致的菜叶片、整齐方正的猪肉块、仅使用蛋白製做的甜品,其它没使用到的部份是否加以保存利用?还是因作业时间有限而直接作废?

几年前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FAO) 提出数据统计,全球每年约有十亿吨应人类需求而生产的食物遭到浪费,这是何其大的数字,我甚至连后头有几个零都搞不清楚了。

其中未开发国家食物浪费通常起因于运输及保存等基础建设问题;而已开发或是平均所得达到中高程度国家,原因大多在于农夫与买家间协议问题、食物外型不合需求、最佳赏味期限后之丢弃及消费者无关紧要的态度。

单提数字可能感受还不够深,想像一下,只要将被浪费食物的1/4,仅仅1/4就可以解决全世界营养不足人口的问题。

枉死的食材:最惨死法,莫过于在垃圾场里面对生命的尽头
2014年法国第三大连锁超市Intermarché为响应改善食物浪费,发表Les Fruits & Légumes Moches(中:丑陋的蔬果)宣传及活动。

不少大型企业及自营店家致力改善食材食物浪费问题,与其将当日无法销售的食物作废,反之选择与当地非营利性机构合作,回馈社会帮助无力负担的弱势团体。加拿大也有超市开始折价贩售卖相不佳的食材、餐厅业者可让厨师运用剩余材料製作员工餐点。

正确观念也得从小做起,指导孩童不浪费的原则。此时阿基师在过去担任烹饪比赛评审时的画面于脑海浮现,他当时严厉斥责参赛学生不可因时间受限而随意丢弃不会使用于料理中的食材,指导惜福的重要性。这是身为厨师,不,其实是每个人都应保有的基本观念。

消费者本身也可尽到督促自已的责任,外出用餐时量力而为、不轻易浪费。特别是选择吃到饱的餐厅时,绝对不要为了一时贪念造成浪费,对店家也是种困扰。家中料理也可运用巧思减少不必要的耗损。像是花椰菜茎,可将粗硬的外皮剥去后切小丁使用于炒饭料理中。吃不完的食材可考虑以冷冻、晒乾、腌製等方法延长保存期限,剩下的鱼肉碎边或是骨头可熬製高汤。其实花点心思,或是多些惜福心情,让不浪费最终变成一种习惯。

设身处地站在食材立场发言,生命的尽头注定要被吃掉也认了。但倘若我是颗花椰菜,你硬生生把我花蕊削去根茎则弃之不用;又或许我是头猪好了,好不容易把自已吃的油胖Q弹,屠宰后被料理成一道道佳餚,最终发现原来身上好几块肉却因饮食浪费而白白牺牲,那才真是死的好冤枉、好不值。

枉死的食材:最惨死法,莫过于在垃圾场里面对生命的尽头
一个巴西女孩喝着她在垃圾堆中找到的罐装牛奶。想像一下,全球每年约有十亿吨应人类需求而生产的食物遭到浪费,而仅仅需要这个数字的1/4,就可以解决全世界营养不足人口的问题。

此文章由部落客《Food Makes Me Happy》提供,原文请看《枉死的食材》

想看更多精选饮食好文及餐厅推荐,请到 《NOM Magazine》或加入《Facebook 粉丝页》